第1章 出殡

  三叔公出殡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风也大雨也大,院坝里的布雨篷被风灌得鼓鼓胀胀,兜着雨水被扯得哗啦啦作响,时不时泼淋下一滩。这样的天气,棺材要抬上山太难了,不光要淋雨,泥泞山路就深一脚浅一脚的教人寸步难行。
  我实在不知道阴阳先生怎么就偏偏看了这么个日子,而且还是下午六点,阴气最盛的时候。
  我站在送行的队伍后头,看着一群道士敲锣打鼓的吹啦唱喝,眉头紧皱,要不是我妈勒令,说实话,我真不想去送。
  “平了没得?”
  “平了!”
  “快点,来个人把板凳抽掉!”
  院坝里站满了人,有帮忙的,有看热闹的,但大家都挺肃穆的,偌大个院坝,除了道士唱经,就是六名抬棺人的声音。
  垫棺底儿的两条板凳刚抽出来,道士刚喊了声起,前头一大片送行的就抖抖手帕捂着脸‘伤心欲绝’的哭开了,我囧囧有神的看着我妈前一秒还提着嘴角和三婶嘀咕着什么笑的隐晦,下一秒就哭得肝肠寸断直打嗝,不动声色的悄悄退到了最后,等哭丧结束,棺材上路,我就慢腾腾的撑着伞跟在了后头。
  三叔公的墓地在西山头,坐北朝南据说是块风水宝地,但却和家族墓地隔着半座山,周围的坟墓也不是先辈族亲,而是一堆堆草笼茂密的孤坟,一年到头不见有人上坟的,有的甚至沉得坟包都看不大出来了。
  “这一片坟头,听我大奶奶说,还是明清那会儿留下的,很有些年头了,这大柱大成两兄弟哪里找的阴阳先生,怎么就把三老表的墓地看在了这里?”
  “哎呦妈,你小点声,被人听到不好,三表叔出殡的日子,别招了主人家忌讳。”
  我瞥了眼说话的李五婶儿和五叔婆一眼,忍不住好奇的四下看看,对五叔婆叨咕的八卦挺感兴趣的,想到这些孤坟有可能真的是出自明清时期,就觉得稀罕。
  我们一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搬去了市里做生意,一年到头很少回过老家,还真不知道有这片地儿。
  我正张望着,右胳膊肘就被人拿手指戳了戳,转头就被我妈瞪了一眼。
  “东看西看,马上就烧灵了,赶紧把头上的孝披取下来。”
  我忙扯下孝披给我妈,这才发现就我神游的功夫棺材已经下葬好了,大家正移步旁边的空地准备烧领房子和花圈什么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会儿的天更阴了,风夹雨扑在皮肤上,沁凉的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别愣着了,快走过去跪着。”
  我妈说着拉了我一把,结果我脚下打滑,扑通一声就一屁墩儿坐在了身后的坟头上。关键我还是穿的裙子,这一坐下去,裙子被刺粘草哗啦勾破了个洞,刚好在尴尬的位置,而且伞摔掉被淋成了落汤鸡,狼狈的,我当即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妈却是脸都绿了。
  被拉起来的时候,我疼的龇牙咧嘴,屁屁漏风更是凉浸浸的打了个激灵。不过这么一来,我就只能先回去了,可回去的路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有点莫名其妙的心神不宁。
  我觉得应该还是那一摔给闹的,虽然我向来不信鬼神,但人的劣根性就是这么矛盾,明明是不信,可就是因为坐了坟头心里还是犯忌讳。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赏一个~

A- A+

离线预读取,断网也能读

已缓存至0章

预读全部免费章节

我的余额:0香币 快速充值

减少-5章 (0香币)增加+

确定缓存

60

-+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我要给TA爱的鼓励~

  • 188香币
  • 588香币
  • 1000香币
  • 5000香币
  • 10000香币
  • 其他金额香币

余额:0香币

充 值

目录  共131章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