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姑娘,姑娘……你醒醒啊!”
  苏离睡的正香,就被丫鬟喜儿给摇醒了。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还有那只被她五花大绑的喜鹊,苏离清冽的眸子有些绝望。
  想起这是哪儿,她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生不如死啊。
  小丫鬟眼眶红着,见她半天不吱声,摇的更用力了,还哭了起来,“姑娘,你别死啊,你别吓奴婢。”
  真是个爱哭的小丫鬟。
  也难怪了,她们从悬崖上连着马车一起摔下来,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现在整个崖底,就只有她们主仆。
  但小丫鬟不知道的是,她的主子定北侯府嫡女卫明妧已经死的,半个月前就换成她了。
  小丫鬟越哭越大声,苏离……不,她现在是卫明妧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道,“打住,我还没死呢,只是睡了小会儿,去,把那只喜鹊给我拎过来。”
  喜儿破涕为笑,连忙擦干眼泪,麻溜的把那只绑的有点凶残的喜鹊给提了过来,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姑娘每回醒过来都要狠狠的戳喜鹊的脑袋,但只要姑娘还活着,她就心满意足了。
  卫明妧盯着喜鹊,恨不得瞪的它灰飞烟灭才好。
  她会穿越,可以说就是拜喜鹊所赐,当然了,不是这一只。
  半个月前,她疲惫不堪的走出手术室,累的站都站不住了,只想睡她个昏天黑地,老妈一通电话打来,让她去相亲,说是一大清早,她屋子里来了一只喜鹊,站在床头叽叽喳喳叫了半天,临走之前还拉了泡屎,是大吉之兆,她脱单有望。
  在亲妈嘤嘤叮嘱和断绝关系的威逼下,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去见了一奇葩,回来时,和人追尾,一头撞在了方向盘上。
  醒来时,她正在一棵大树上挂着,上不上下不下,小丫鬟跪在地上嚎嚎大哭,想起那场景,卫明妧就想将眼前这只喜鹊给炖了喝汤。
  半个月没吃肉了,想到肉滋味,卫明妧肚子里馋虫翻滚,忍不住咽口水了。
  好想吃肉啊……
  喜儿见了有些害怕,想起什么,她邀功似的道,“奴婢方才抓了条鱼。”
  一个激灵袭来,卫明妧道,“炖了喝鱼汤!”
  连吃了半个月的果子,嘴里淡出鸟来,一听到有鱼,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喜儿点头如捣蒜,她起身出去,卫明妧睡不下去了,也出去了。
  这间小屋清幽雅致,四周景秀盎然,树木葱郁,奇花蔓草,空气都带着香甜,但远处不是悬崖峭壁,就是幽深险境,灌木成林,还隔了一条河,她们想走都走不了。
  虽然承人恩惠了,但她还想说一句,把小屋修建在这里,简直是脑子有坑。
  这简直就是座大牢笼。
  不过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屋子里的陈设也不俗,只是多年没人住了,半个月前的小院,草比人高,屋子里的灰尘大的都不能住人,好在喜儿勤快,收拾的干净利落,现在看起来还算清爽。
  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屋子漏雨了。
  前些天,外头下大雨,屋子里下小雨,她们两人缩在角落里过了一夜。
  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得想办法把屋子修修才是。
  走到灶台处,卫明妧朝装鱼的木盆望去,看清盆里的鱼,她就在风中凌乱了。
  “这就是你说的鱼?”她的声音在颤抖。
  拇指大的鱼熬汤,还有鱼滋味吗?
  喜儿也知道鱼小了点儿,就这一条鱼,她花了一个时辰才抓到,很不容易了,怕姑娘绝望,她忙道,“这一条鱼姑娘先吃着,奴婢会越来越擅长抓鱼的……”
  这丫鬟,真是无时无刻不害怕她寻死啊。
  她一个现代医师,医毒双绝,还要靠一小丫鬟养活么?
  有些口渴,卫明妧给自己舀了碗水,猛灌了一口,然后……
  呸呸!
  好重的血腥味!
  “你受伤了?”卫明妧问道。
  喜儿摇头如拨浪鼓,“受的伤早好了,这水不好喝吗?”
  她打算喝一口,卫明妧拦下她,“别喝了,拿上锄头,我们去河边,运气好没准儿能捡只大野兽回来一饱口福。”
  喜儿扑呲一笑,“姑娘就会异想天开。”
  不过她还是很听话拿了锄头,跟着卫明妧去了河边,沿着河往上找。
  “姑娘,姑娘,你快来啊,那有人!”
  没一会儿,她就惊叫出声。
  卫明妧快步走过去,只见潭中间,她昨天洗澡的地方漂着一男子,阳光下,男子华贵锦袍上绣着的金丝银线发出光芒来,她想都没想,就淌水过去把男子给拖到了岸边。
  喜儿抱着锄头,怯生生道,“姑娘,他死了吗?”
  “还剩一口气。”
  那肯定活不了了,受这么重的伤,肩膀血直往外冒,还唇瓣发紫,又是伤又是毒,比她们可惨多了。
  这么好看的男子,死了真是可惜。
  喜儿替他默哀,抱着锄头走人。
  明妧叫住她,“你去哪儿?”
  “奴婢去挖坑,一会儿埋他啊。”
  “……”
  明妧扶额,这丫鬟勤快的令人发指,人还没断气呢,她就先挖坑了。
  她们主仆能不能离开,就全指着他了,决不能让他死了。
  “你看着他,我去去就来。”
  明妧快步离开,喜儿在后头喊,“姑娘,你别跑远了,奴婢害怕。”
  明妧一头钻进树林里,喜儿吓的快哭了,好在没一会儿,明妧就拿了几株药草跑过来。
  一边走一边把药草往嘴里塞,嚼过后,吐在手心,喊道,“把他伤口处的衣裳撕开。”
  喜儿怔了下,赶紧照做,明妧把药草敷在男子的肩膀上,道,“摁紧了,等血止住了再松开。”
  “奴婢知道。”
  她死死的摁着药草。
  明妧则把另外几株草叶子摘下来,用石头砸碎,把药汁挤到男子嘴里去,然后换另外两株。
  她手里没有药,也没有银针,只能用这样以毒攻毒的办法了,一时间肯定没法完全将毒素除干净,但慢慢调理,总能把毒清掉的。
  喜儿望着明妧道,“他还能救活吗?”
  “有你家姑娘在,保他一条小命绝对没问题。”
  姑娘可真会吹牛。
  喜儿心中腹诽,仰着张明媚笑脸道,“姑娘真厉害,等他好了,就能给咱们狩猎、抓鱼、修房子了。”
  明妧哭笑不得,方才还要埋人家,现在人还没醒,就给他安排了这么多的活。
  不过,这倒是和她想到一块去了,有些粗活,她和丫鬟实在做不了。
  就冲这一劳动力,她也得想方设法把他从阎王爷手里给抢回来,错过这一个,天知道下一个倒霉蛋什么时候出现?
  但喜儿想的明显比她多,“要是他人好,姑娘就嫁给他吧,多生几个小少爷,咱们就在这悬崖底下生活,多好啊。”
  明妧一脑门黑线。
  她忍不住抬手拍她脑门了,“能不能别想那么多,看他穿戴,绝对不是一般人,摔落悬崖,肯定有人来找他。”
  虽然这样说,但明妧心里打鼓,她都掉下来半个月了,也没见定北侯府派人下来找啊。
  喜儿眼睛眨巴眨巴,欢呼道,“有人来找,咱们是不是就能回侯府了?”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赏一个~

A- A+

离线预读取,断网也能读

已缓存至0章

预读全部免费章节

我的余额:0香币 快速充值

减少-5章 (0香币)增加+

确定缓存

60

-+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我要给TA爱的鼓励~

  • 188香币
  • 588香币
  • 1000香币
  • 5000香币
  • 10000香币
  • 其他金额香币

余额:0香币

充 值

目录  共632章 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