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买醉

  魅影是海城最顶级的酒吧。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这里就成了无数男女宣泄欲望的场所。今晚,台上的DJ放着动感舞曲,台下男男女女随着音律肆意疯狂的扭动起身体来,让整个酒吧的气氛high到爆。
  酒吧的吧台处,木青舒在猛灌了自己一杯酒后,酒劲上来,红着眼眶对身旁的闺蜜江小珊喊道,“小姗,你快恭喜我。我今天终于结婚了……还把自己嫁给了我最喜欢的江慕城。”
  她这么一喊,立刻就引来了酒吧里无数男人注目的目光。
  而当他们看到穿着一身洁白婚纱不停灌自己酒的木青舒时,许多男人都对她产生了兴趣。出入酒吧的女人各式各样,他们没少见,但穿着婚纱来酒吧喝酒的新娘绝对是第一次见。
  她像一朵开在幽暗角落里的玉兰花,清新脱俗。轻而易举的就能勾起男人骨子里最纯粹的邪恶因子,让人恨不得撕碎她的婚纱,和这样的女人有个美妙的夜晚。
  “看?看什么看!都给老娘滚开!”江小姗将那些企图上前搭讪的男人凶巴巴的呵斥了一顿,转头看见木青舒又端起一杯酒往嘴里灌,她恨铁不成钢的一把抢下她手里的酒杯,嫌弃道,“木青舒,江慕城就是个混蛋,他都让你成了一出大笑话,你TMD有必要把自己吊死在他这棵歪脖子树上吗?我要是你,早就去报复他们那对狗男女了。”
  木青舒又从江小姗手里把酒杯抢回来,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酒灌下,然后将酒杯往吧台用力一拍。
  打了个酒嗝,混沌的脑袋里就只剩下江小姗说的“报复”两个字了。她睁着迷糊的眼睛附和她的话,“小姗,你说的没错。我不能在江慕城这棵歪脖子树上吊死。我要报复他……”
  江小姗刚要夸她终于想明白了,包里的手机就响了。酒吧里的环境太过嘈杂,怕听不清电话,江小姗拿着手机对着木青舒嘱咐道,“小舒,你乖乖坐在这里等我几分钟。我接完电话就回来送你回家。”
  木青舒胡乱的点着头,已经喝醉酒的她满脑子只剩下要怎么报复江慕城这个念头了。
  她再又灌了自己一杯酒后,终于壮着胆子往吧台一拍,向侍应生问道,“你们这里有男公关吗?”
  侍应生被她的话轻噎了下,他在魅影酒吧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在新婚夜穿着漂亮的婚纱来酒吧喝酒的,并且还奇特到一开口就点男公关的。
  她丈夫呢?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木青舒见他没有回答自己,以为他没有理解她的话。便又道,“鸭子,你们这里有鸭子吗?”
  虽然觉得木青舒太过古怪,但她毕竟是客人。侍应生不敢得罪她还是拿出了钥匙,“客人,您先去306房间,后面的事我们会安排的。”
  木青舒将钥匙往手心里一攥,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吧台。期间有许多男人上前想要跟她搭讪,都被她给推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总之,在推开一扇门后,她就进了一间包间。包间里的光线不是很亮,她的目光在包间里环视了一圈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男人两条修长笔直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身子深陷在沙发里。一张脸隐匿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楚,但他周身弥绕着阴冷肃杀的气息让他像个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
  这样的男人一眼看去就是个危险的男人。
  若是木青舒没有喝醉酒,见到这样的男人,她可能早就找借口离开了。
  但在酒精和仇恨的催使下,她满脑子只剩下报复江慕城这个想法。她嘿嘿憨笑了两声,向那危险的男人走去。
  “你就是酒吧给我安排的鸭子吧。”
  鸭子?
  男人锋利的眉角轻轻一挑,一双精黯的桃花眼里掠过一抹阴鸷。
  “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冰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昭示着男人对突然闯进包间的木青舒的厌恶。
  一阵酒劲顶上来,木青舒头昏目眩。她没有听清楚男人的话,只将身子往他坐着的沙发处一挨,凑近他,伸手就去摸男人的脸。
  指腹下男人的五官轮廓深邃立体,是她喜欢的类型。
  摸完脸她的手一路向下,隔着衣服又把手放在男人的胸膛口。
  柔软的指腹很快的感受到了男人胸膛向外喷张的那种紧.致张力感,这是那些缺乏锻炼的男人所不能拥有的。
  木青舒很满意酒吧给她安排的这个鸭子。
  可男人似乎极为厌恶被女人触碰。他精黯桃花眼里的阴鸷之色渐浓,几乎是粗暴的直接将木青舒往地上一推,起身迈着两条长腿就往包间的门口走去。
  蓦的,他右手臂就又被木青舒扯住。他锋利的眉角一拧,想要甩开木青舒的手。却在下一刻,高大的身子被一股蛮力横冲直撞的推到了墙壁边。
  他后退一步,笔挺的后背就抵到了墙壁。
  木青舒向前一步,贴住他的身子。
  男人阴鸷的目光像两片轻薄又锋利的刀片似的射向木青舒,再开口说话时声音里已经冰冷一片了,“这位小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是鸭子你还问我做什么?”木青舒一只手挑起男人凌厉的下巴,另一只手野蛮的去扯他衣服的领子。可乱扯了一通后也只扯下手工衬衫领口最上处的一颗纽扣,其他的再怎么扯都扯不下来。
  木青舒出格的话语、恣意的举动都像是在挑衅男人。男人隐匿在阴影中的脸庞罩起了密密层层的乌云,他两只铁臂一扯,毫不怜惜的再次将已经贴在他身上的木青舒狠狠推倒在地。
  大腿处传来的锐利疼痛感刺的木青舒脑子清明了片刻。跌坐在地上的她几次起身却都没能成功的站起来。这让她生出一种无力的挫败感。而这种挫败感又让她想起了她在江慕城那里受到的委屈。
  晶莹的眼泪猛砸落下来,她双手捧着脸哭的极为伤心。“为什么会这样……江慕城那混蛋明明向我表白过喜欢我的,还说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可今天我们结婚,他丢下我这个新娘就跑去见白薇了。大庭广众之下我这个新娘成了别人口中的笑话……为什么他的感情说变就变留下我在原地伤心难过。”
  “从我认识他到现在,我为了他逼着自己读了我最讨厌的专业;他被人袭击时,是我第一个冲出去替他挡枪的;他受伤需要输血时,我二话不说让护士抽了我的血……我们认识了七年,我能为他做的都做了。可他烦我,恨我,骂我蛇蝎心肠,还让我快点去死。他心里只有他的白薇……”
  男人离去的脚步轻轻一顿,精黯的桃花眼轻闪了下。
  江慕城?挡枪?
  “他江慕城以为我木青舒一辈子都会爱着他。他做梦去吧!他可以给我戴绿帽子,难道我就得守一辈子的活寡?我也会找其他男人的……”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等男人再垂眸看她时,就发现她水盈盈的眼睛里蓄满了亮晶晶、水汪汪的雾气,鼻子、脸颊两处也都哭的红通通的,整个人看着好似委屈无比。
  男人精黯的桃花眼眼尾处掠过一抹阴狠。
  愚蠢的女人,嘴里嚷着要报复丈夫,却又只会哭哭啼啼。
  没得救了!
  男人再次向她投去一抹轻鄙的目光,转身不准备再在她身上多浪费一秒的时间。可醉酒的木青舒见他要离开,在一种混乱的意识形态下将心一横,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踮起脚尖,两只手臂在男人的脖颈上一环,突然主动吻住即将要离去的男人。
  男人身子陡然一僵。
  木青舒又一用力,两人一起跌倒在沙发上。
  木青舒笨拙的撬开他的牙关,带着一种报复似的决心生涩地咬着他的唇……

作者有话说: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赏一个~

A- A+

离线预读取,断网也能读

已缓存至0章

预读全部免费章节

我的余额:0香币 快速充值

减少-5章 (0香币)增加+

确定缓存

60

-+

作者大大写的太棒了,我要给TA爱的鼓励~

  • 188香币
  • 588香币
  • 1000香币
  • 5000香币
  • 10000香币
  • 其他金额香币

余额:0香币

充 值

目录  共358章 正序